查看: 250|回复: 1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收起左侧

[已通过] 【镇宁票号】——【杜青岚】

[复制链接]
◇生辰◇腊月二十
◇年龄◇19
镇宁票号
1
5
0
0
30
15
2
「」
攻击力
防御力
未结剧目0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杜青岚 发表于 2019-6-26 17:40:05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姓名:杜青岚
年纪:19
门派:镇宁票号
人设概括:
[杜青岚]女,年19,精怪活泼,但潇洒爽朗,为人仗义,有一股男儿气魄。朝奉杜少康族中远亲,托付于此,至镇宁票号学艺,实则金银多出寡入,商贾之事天资一般,对江湖中轻功身法情有独钟,好交友,喜四处奔走。


评分

参与人数 1自由属性点 +35 收起 理由
桃李酒 + 35 已通过。

查看全部评分

◇生辰◇腊月二十
◇年龄◇19
镇宁票号
1
5
0
0
30
15
2
「」
攻击力
防御力
未结剧目0
沙发
?楼主| 杜青岚 发表于 2019-6-26 18:32:42 | 只看该作者
【角色理解】

杜老爷爷老家的亲戚,看来应该挺有钱那种。然后很会花钱,赚钱能力一般——又或者是没啥赚钱的欲望,总之是个有些败家的女汉子。喜欢喝酒,喜欢凑热闹,好打不平。调皮鬼点子多,好打不平,功法一般但轻功很好,打不过就跑,让人追不上。
嘴炮功夫了得,擅于察言观色,其实事都懂,只不过有些叛逆,家里还有一个哥哥,时不时会偷偷给自己塞点钱。总的来说,大道在心,小伎俩在手,不是记忆中的初生牛犊,所谓江湖,闯闯才知。

【门派理解】

有钱,特别有钱。往来都是与金银相关的操作。因为商贾的特性,应该多数门人心思都比较缜密,无论是做生意还是做事,都会预留一些余地,盈亏成败,心中自有计较。


【对戏】【月羲青瑶】

月羲青瑶:
【 天历21358年7月31日 】

【 近一月又半跋涉,终抵了皇城,与巫蛮众人寻了一处落脚安置,自己便向巫尊告了个假出去走走。 】

【 都说帝都之大无奇不有,幼年之后也再未来过,寻思着看看有无什么奇艺妙物。 】

【 方才那狐狸似乎还在视线之内,不知怎的转身便不见了,独自走着走着觉得有些饿了,便先行去了客栈楼下。 】

【 因嗅觉比寻常人灵敏,入门之时,已留意到角落里有位公子身上香气特殊,绝非一般。 】

小二,来壶……

【 到底想不起来中原那酒名,只记得大离人身娇体弱,多数的小酒如饮清水。 】

唔……最烈的酒。

落雪成碑:
【大选在即,不止玄天监门庭若市,连这偌大皇城也眼瞧着热闹了起来】
【仙门不止有如青御般清修之人,诸多门派也犹如百家争鸣,是什么性子什么路数得都有】
【瞧着也是极为有趣的,近日来倒也见了不少先前只在书上见过的功法咒术】
【有不习玄术的友人硬是要凑热闹,拿了一本号称是“珍本”的艳曲来,不曾想竟是一本加以改动的《净世往生曲》,可当真是说他“做鬼也风流”了】
【未曾说破,只是有心一见此知音,便请他带着自己前来,于楼下等】
【听有姑娘张口便是要烈酒,不由侧目过去】
【才发觉身侧友人盯着她看了许久了,用手肘撞了撞他】
怎么?送你那曲子的是那位姑娘不成?

月羲青瑶:
【 等待小二时,在桌上把玩着茶杯,因气味沉淀下来,比方才清晰,眼睫略略一动,唇角亦若有似无有些弧度。 】

【 这味道在市井之地以这样的方式出现——确实有些意外。 】

【 虞山檀香,在古墓左近有神兽白泽守护,无非是左近鸟儿机缘巧合啄取或是意外随水流流落方才得之一二。外人百求不得的灵丹主引。 】

【 这小子竟然拿来做薰衣香料。 】

【 只道是皇城里藏龙卧虎,这么有钱又胡闹的怕是第一次见。 】

【 察觉有什么目光投了过来,抬目过去见那桌上的人皆在向自己这边望。 】

【 小二上了一壶酒,顺手将他刚要放下的酒杯放回了他的托盘里。拿起酒壶又对上对面,大抵举壶打了个招呼,才飒然一口。 】

落雪成碑:
【旁侧这位与仙门颇有渊源的友人,见了这姑娘远远的一个示意,登时便坐不住了】
【这位李公子亲爹是个仙门中人,祖上也曾风光过,如今倒也是个现官,专司官员任免之事,眼下正忙着大选之事。倒清闲了这位不学无术的李公子,笑笑,抿了一口茶,才被这位李公子拖了起来】
【一抬眼】
怎么,这事还得我给你打头阵?
【无奈摇了摇头,才上前】
这位姑娘,我这位朋友姓李,名继轩。
【将人拉了过来】
慕姑娘酒量才气,想交个朋友。

月羲青瑶:
【 自己自幼被那精灵哥哥带得人前人后游弋有余,虽非是一目识人,到底也有几分慧眼。这俩人当中一个一眼看穿,一个深藏不漏。 】

【 中原的人倒是越来越有意思了,就算是承继祖上家荫,也不必明晃晃写在名字里吧…… 】

里脊……鲜?

【 挠了挠头发有些懵的模样很是无辜,与素日在巫尊面前游花园打太极几近一般。 】

【 一声轻笑,摆了摆手,示意自己不过玩笑。只是并未起身,悠闲灌了一口酒道。 】

哦……所以,这位公子想和我交朋友。

【 拿着酒壶的手指了指身上有着虞山檀香的那位。 】

这位公子不想和我交朋友,是吗?

落雪成碑:
【瞧见这姑娘一副无辜模样,也算动人,不需要侧头,也知道李小公子是色令智昏,连人家这般戏耍都无意追究】
【被这样骤然点名,估量着这位应当是自西边或是南边来,于又是仙门中人,想来是礼教不同】
【只不过这般事情,在自己这也不是头回了,倒是李公子偏偏不长这个记性】
那……姑娘这是,想与我结交?
这也好说。
【于她桌上落座,自酙一杯】
【执杯敬她】
不知道姑娘芳名?

月羲青瑶:
【 见那二人反应,尤以那李氏百无禁忌模样,不知为何竟好似明白了几分那臭狐狸恃色妄为逗弄旁人的恶趣味。 】

【 摇了摇壶中酒,余光见他落座,再以酒壶一碰其杯。 】

巫蛮……

【 音色落地,见周围旁侧人来人往,垂目犹豫片刻,再睇其一眼,扬唇道。 】

姓姜。

落雪成碑:
原是巫蛮灵教的弟子。
我姓陈。
【侧头见李公子一副眼睛落在人家姑娘身上的模样,摇了摇头】
你还是算了吧,巫蛮灵教…
【抿了一口酒】
以蛊毒之术闻名于天下。
你这色中饿鬼,怕也得被渡化了。
【在旁侧人眼前伸伸手,发了个似模似样地打了个响指】
回魂了。


月羲青瑶:
【 自己虽对外事不甚有兴,大离闻略多少也听得一些。陈氏于此,有这般能力想来也不简单。摇摇晃晃手中的酒壶,打趣道。 】

这怎么听着……巫蛮名声不甚良善?

【 侧目见那人忽然回神,不由一笑,摇了摇头。 】

登徒子么……我见得不少了。色中饿鬼这般有礼貌的,倒是少见。

【 略婉转声线。 】

不过若当真遇上什么死生渡化之事……以陈公子之能,天下自是大有愿意效劳的。


落雪成碑:
不过是威名甚远罢了。
【倒是没有什么得罪别人的打算,低低垂眼,补这一句】
【侧头看了看李公子,轻笑道】
这不是他不敢么?
【微微撞了撞身侧之人,哭笑不得】
我看着这位色中饿鬼也要铩羽而归了,不如改日再寻了好酒,请姜姑娘一叙吧。
【此时倒是真不宜跟巫蛮惹出事来】

月羲青瑶:
【 侧目观了一眼那李公子神情,不由垂目摇了摇头。也未多做计较。 】

【 听闻陈氏公子将行,萍水之缘也未多做挽留。不过既至帝都,加之此人尚算爽朗,结交一二往后亦多些方便。 】

那我便记着李公子欠我一顿酒好酒?

【 既是江湖之交,起身一抱拳为礼作别。也未留下什么别的,以自己所猜他神通,找到自己并不难,也正好以此为试。 】

后会有期。

落雪成碑:
【既有此言,自当应承】
这个好说。
【侧头给了李公子一个宽慰的神色】
【复才是启口,应下她这句告辞】
【神色未变,对身侧之人】
你呀,没戏。

【结】
游客
请先登录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